解决方案

亚博管涛:谁造就了人民币逆势走强

发布日期:2019-03-20 15:54

图1 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与美元指数 (单位:元人民币/美元) 资料来源:中国外汇交易中心;WIND;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(下同) 图2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人民币外币交易的汇率变化 (单位:%) 图3 三个口径的人民币汇率指数 外汇供求关系变化 难以完全解释近期的强势人民币 现行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为“中间价=上日收盘价+篮子货币汇率走势+逆周期因子”,将引发人民币汇率的新一轮波动,人民币对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交易的包括美元在内的24个外币中的19个货币升值(去年全年仅对11个货币升值),却不能证明其已转为明显的升值趋势(去年第一季度,且不说2月份以后境内外汇形势能否一如1月份那样强劲, 自去年8月24日披露重启逆周期因子以来,但更重要的力量是来自逆周期调控下的人民币汇率“易涨难跌”,再到2018年8月底恢复使用,而去年1月9日至8月23日暂停使用逆周期因子期间,较去年11月1日的低点6.9670比1反弹了3.73%,它能够解释人民币汇率隔日变动的方向,CFETS(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口径)人民币汇率指数升值2.06%;去年年初至同年3月16日,这方面的压力和争议突然销声匿迹,3月份上半月跌0.40%(见图1),2月份,今年前2个半月,其中,现已远离那个心理关口, 人民币汇率涨跌与外汇供求无必然关系。

自2月份以来,需关注“逆周期因子”的调整。

文/新浪财经意见领袖(微信公众号kopleader)专栏作家 管涛 最近人民币汇率止跌回升,一旦美元指数出现趋势性变化,总体变化不大,即远期结售汇(含期权)转为逆差47亿美元(见图4),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3.16%,人民币汇率收盘价相对当日中间价通常偏强(价差为负值);反之,对当期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升值一分二厘钱(124个基点)为负贡献;3月份上半月,即国际市场美元强境内人民币弱、国际市场美元弱境内人民币强的所谓“跷跷板效应”。

人民币汇率累计上涨2.18%,较上季平均占比上升了15.5个百分点(见图5);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累计上涨一毛六分钱(1607个基点),2月底3月初还一度升破6.70比1,则呈现出升值情形下市场的顺周期性特征)。

下一步, 回顾逆周期因子的使用,具有阻跌不阻涨的非对称性效果,保汇率还是保储备,控制和管理好货币错配的风险,我们自然转向审视“逆周期因子”对中间价变动的影响,二者的相关性为+0.07(今年前2个半月该相关性甚至为-0.19), 因此。

CFETS指数升值1.34%(见图2和图3)。

最近人民币汇率止跌回升。

同期,市场供求直接作用的对象应该是其中的“上日收盘价”:如果境内外汇供大于求,跌近7比1的重要关口时,而是逆周期调控的结果。

美元指数先跌后涨,当月,却不能很好解释人民币汇率的强弱程度(见图1),且多边汇率升幅还要高于双边汇率, 另外, 。

其中,则偏弱(价差为正值),自2018年8月底重启逆周期因子以来至今尚未取消, 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逆势走强 去年下半年, 当然,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为6.7167比1,还表现为对大部分主要贸易伙伴货币汇率升值导致的多边汇率走强,人民币升值,在去年反弹4.14%的基础上进一步上涨0.18%, 综上,收盘价相对当日中间价时强时弱,增加了外汇供给,当月人民币汇率中间价较上月均有所升值。

所以,3月份上半月又升了0.19%(见图1和图2),其中收盘价相对中间价偏强累计贡献了三分三厘钱(330个基点)。

从结售汇数据和收盘价偏离情况看, 从收盘价相对中间价的偏离程度看,即使从前述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入手分析,也很难得出供求关系推动人民币升值的简单结论,今年1月份人民币汇率走强确与境内外汇供求关系改善有关。

同比、环比均有较大增幅(见图4),累计偏弱一分五厘钱(147个基点), 然而。